<menuitem id="bnags"></menuitem>

    <ins id="bnags"><video id="bnags"></video></ins><mark id="bnags"></mark>
  • <ins id="bnags"></ins>

      <tr id="bnags"><small id="bnags"></small></tr>

    1. 首頁 大數據百科正文

      公有云概念分析以及應用解讀

        公有云在企業發展過程中可起到重要的作用,小編在整理了相關資料,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公有云通常指第三方提供商為用戶提供的能夠使用的云,公有云一般可通過 Internet 使用,可能是免費或成本低廉的,公有云的核心屬性是共享資源服務。這種云有許多實例,可在當今整個開放的公有網絡中提供服務。

      公有云概念

        公有云概念

        企業通過自己的基礎設施直接向外部用戶提供服務。外部用戶通過互聯網訪問服務,并不擁有云計算資源。

        公有云意義

        能夠以低廉的價格,提供有吸引力的服務給最終用戶,創造新的業務價值,公有云作為一個支撐平臺,還能夠整合上游的服務(如增值業務,廣告)提供者和下游最終用戶,打造新的價值鏈和生態系統。

        發展現狀

        公有云被認為是云計算的主要形態。在國內發展如火如荼,根據市場參與者類型分類,可以分為四類:

        一類為傳統電信基礎設施運營商,包括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

        一類為政府主導下的地方云計算平臺,如各地如火如荼的各種“XX云”項目;

        一類為互聯網巨頭打造的公有云平臺,如盛大云;

        一類為部分原IDC運營商,如世紀互聯;

        一類為具有國外技術背景或引進國外云計算技術的國內企業,如風起亞洲云。

        由于目前國內并未開放外國公司在中國直接進行云計算業務,因此像亞馬遜、IBM、Joyent、Rackspaces等國外已有多年云計算業務經驗的廠商在進入中國市場途中仍障礙重重。2012年11月1日,微軟終于實現旗下公有云計算平臺Windows Azure在中國的落地,這將掀開外資企業進軍中國云計算市場的序幕。

        公有云模式喜憂

        公有云的計算模型分為三個部分:

        l 公有云接入

        個人或企業可以通過普通的互聯網來獲取云計算服務,公有云中的“服務接入點”負責對接入的個人或企業進行認證,判斷權限和服務條件等,通過“審查”的個人和企業,就可以進入公有云平臺并獲取相應的服務了。

        l 公有云平臺

        公有云平臺是負責組織協調計算資源,并根據用戶的需要提供各種計算服務。

        l 公有云管理

        公有云管理對“公有云接入”和“公有云平臺”進行管理監控,它面向的是端到端的配置、管理和監控,為用戶可以獲得更優質的服務提供了保障。

        云計算模式的好處

        1、安全。云計算提供了最可靠、最安全的數據存儲中心,用戶不用再擔心數據丟失、病毒入侵等麻煩。

        很多人覺得數據只有保存在自己看得見、摸得著的電腦里才最安全,其實不然。你的電腦可能會因為自己不小心而被損壞,或者被病毒攻擊,導致硬盤上的數據無法恢復,而有機會接觸你的電腦的不法之徒則可能利用各種機會竊取你的數據。此前轟動一時的“艷照門”事件據報道不也是因為電腦送修而造成個人數據外泄的嗎?反之,當你的文檔保存在類似 Google Docs 的網絡服務上,當你把自己的照片上傳到類似 Google Picasa Web 的網絡相冊里,你就再也不用擔心數據的丟失或損壞。因為在“云”的另一端,有全世界最專業的團隊來幫你管理信息,有全世界最先進的數據中心來幫你保存數據。同時,嚴格的權限管理策略可以幫助你放心地與你指定的人共享數據。這樣,你不用花錢就可以享受到最好、最安全的服務,甚至比在銀行里存錢還方便。

        2、方便。云計算對用戶端的設備要求最低,使用起來也最方便。

        大家都有過維護個人電腦上種類繁多的應用軟件的經歷。為了使用某個最新的操作系統,或使用某個軟件的最新版本,我們必須不斷升級自己的電腦硬件。為了打開朋友發來的某種格式的文檔,我們不得不瘋狂尋找并下載某個應用軟件。為了防止在下載時引入病毒,我們不得不反復安裝殺毒和防火墻軟件。所有這些麻煩事加在一起,對于一個剛剛接觸計算機,剛剛接觸網絡的新手來說不啻一場噩夢!如果你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電腦使用體驗,云計算也許是你的最好選擇。你只要有一臺可以上網的電腦,有一個你喜歡的瀏覽器,你要做的就是在瀏覽器中鍵入 URL ,然后盡情享受云計算帶給你的無限樂趣。

        你可以在瀏覽器中直接編輯存儲在“云”的另一端的文檔,你可以隨時與朋友分享信息,再也不用擔心你的軟件是否是最新版本,再也不用為軟件或文檔染上病毒而發愁。因為在“云”的另一端,有專業的 IT 人員幫你維護硬件,幫你安裝和升級軟件,幫你防范病毒和各類網絡攻擊,幫你做你以前在個人電腦上所做的一切。

        3、數據共享。云計算可以輕松實現不同設備間的數據與應用共享。

        大家不妨回想一下,你自己的聯系人信息是如何保存的。一個最常見的情形是,你的手機里存儲了幾百個聯系人的電話號碼,你的個人電腦或筆記本電腦里則存儲了幾百個電子郵件地址。為了方便在出差時發郵件,你不得不在個人電腦和筆記本電腦之間定期同步

        聯系人信息。買了新的手機后,你不得不在舊手機和新手機之間同步電話號碼。 對了,還有你的 PDA 以及你辦公室里的電腦??紤]到不同設備的數據同步方法種類繁多,操作復雜,要在這許多不同的設備之間保存和維護最新的一份聯系人信息,你必須

        為此付出難以計數的時間和精力。這時,你需要用云計算來讓一切都變得更簡單。在云計算的網絡應用模式中,數據只有一份,保存在“云”的另一端,你的所有電子設備只需要連接互聯網,就可以同時訪問和使用同一份數據。

        假設離開了云計算仍然以聯系人信息的管理為例,當你使用網絡服務來管理所有聯系人的信息后,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用任何一臺電腦找到某個朋友的電子郵件地址,可以在任何一部手機上直接撥通朋友的電話號碼,也可以把某個聯系人的電子名片快速分享給好幾個朋友。當然,這一切都是在嚴格的安全管理機制下進行的,只有對數據擁有訪問權限的人,才可以使用或與他人分享這份數據。

        4、無限可能。云計算為我們使用網絡提供了幾乎無限多的可能。

        為存儲和管理數據提供了幾乎無限多的空間,也為我們完成各類應用提供了幾乎無限強大的計算能力。想像一下,當你駕車出游的時候,只要用手機連入網絡,就可以直接看到自己所在地區的衛星地圖和實時的交通狀況,可以快速查詢自己預設的行車路線,可以

        請網絡上的好友推薦附近最好的景區和餐館,可以快速預訂目的地的賓館,還可以把自己剛剛拍攝的照片或視頻剪輯分享給遠方的親友…… 互聯網的精神實質是自由、平等和分享。作為一種最能體現互聯網精神的計算模型,云計算必將在不遠的將來展示出強大的生命力,并將從多個方面改變我們的工作和生活。無論是普通網絡用戶,還是企業員工,無論是IT 管理者,還是軟件開發人員,他們都能

        親身體驗到這種改變。

        云計算模式的擔憂

        安全:允許誰查看企業的專有數據?

        性能:應用程序系統性能在處理峰值時刻會如預期那樣嗎?

        數據數據所有權:“云”的所有權就是系統平臺上數據的所有權嗎?

        可靠性:一個企業可以部署很多數據中心和冗余系統,來滿足正常運轉時間的需要。提供“云”服務的公司會提供相同的服務嗎?

        一致性:越來越多的公共企業、金融服務和健康部門的公司都面臨著嚴格的條例規范;他們需要能夠證明誰訪問了數據、在何時或者何處處理過這些數據,當處理這些數據的時候,就需要哪些軟件和硬件。在企業內部的數據庫中,做到這些就非常困難。在云中他們能夠允許做同樣的工作嗎? 更有可能的是對于重要的應用程序,企業將會部署基于網頁的訪問機制,讓這些應用程序在當前宿主的位置運行。至于應用程序的更新,企業可能會創建企業內部云。只有在他們充分體驗這種即時需求資源服務和按使用量付費的工作環境之后,他們才可能會分配一些工作到外部云如果對在外部云上部署部分工作負載非常必須的話,他們會考慮這樣去做。這些企業在這個方向上跨出下一步之前,會非常盡力地去找到合適的工具來創建他們自己的內部云。

        未來預測

        IDC:2016年公有云開銷將達到1000億美元

        盡管對于云的懷疑仍有很多,但根據IDC2012的某項研究表明:全球在公有云IT服務上的花銷到2016年將達到1000億美元。

        哪些云服務會成為熱門市場?IDC表示軟件即服務(SaaS)將會占到未來五年云服務花銷的大頭。有意思的是云服務和平臺即服務將增長得更快。

        對于云提供商而言,可能并不奇怪?;A架構即服務(IaaS)已經走上正軌,成為商業化的產品,云提供商意識到出售SaaS和PaaS將會更適應長期發展。

        從地理的角度來看,IDC報告表明美國將會成為最大的云市場。緊隨其后的是西歐和亞太地區(不含日本)。

      ????

      盤點公有云在企業中的十大應用

        在了解完公有云的基本信息之后,我們來看看公有云的具體應用。

        盤點公有云在企業中的十大應用

        與此同時,Netflix的流媒體電影和TV節目也在向其地處美洲、大不列顛和愛爾蘭等地的會員銷售。該公司也在其各地的數據中心采用了亞馬遜云服務。

        Netflix剛開始是自建數據中心,但很快就將大部分數據中心的運營遷移到了公有云中,因為其峰值需求經常會在夜間,尤其是在周末涌現。如果Netflix在峰值需求期間使用亞馬遜最接近其用戶的區域數據中心,那自然是最合乎邏輯的。

        也有人認為,上述這些實例只是些例外,并不能成為在核心業務中采用公有云的組織的普遍規則。數據安全、隱私,以及擔心其被托管數據會在公有云環境中落入競爭對手之手等因素一直在阻礙著很多組織更多地采用公有云。

        同時,CEO和CFO們也開始看到公有云的即付即用模式的好處,他們會要求CIO們和資深IT管理者們做出決定,看看他們的組織應該如何,以及在何處使用公有云。哪怕是一些非關鍵任務應用。

        幸運的是,在任何組織里都會有不少應用可以完全避開上述的擔憂,可輕松地遷移到公有云中去實施或試用。下面就是10組“公有云就緒”的應用。

        1、開發與測試

        第一組公有云應用就是開發與測試應用。在沒有采用虛擬化時,每個應用服務器和數據庫服務器都可能各自占用一臺物理服務器,也就是說,服務器的使用率只有很可憐的10%.即使采用了虛擬化,服務器也有可能未被充分利用,因為所使用的測試數據量和生產數據量相比是相形見絀的。

        這些開發與測試服務器可能會用到各種人為編造的測試數據,不過這些數據可以很方便地遷移到公有云中。而且,你只有在使用到云服務時才需要付費。敏捷的開發方法論、代碼分支與連續集成,都會生成很多代碼構建和代碼版本,所有這些都要求并行地快速匯聚和釋放大量的應用和數據庫服務器。把所有這些服務器遷移到公有云上是合乎邏輯的。這不僅是說當你僅在使用到這些公有云服務時才需要付費,而且可以不必過分擔心網絡延遲、存儲費用及存儲性能等因素。

        2、開發平臺服務

        在組織接受DevOps原則時,它們會越來越多地用到設計、框架與原型、聚合、敏捷的項目管理、自動化的測試工具,以及開發平臺等等來進行連續的代碼集成。猶如上述,這些服務都屬于公有云,更利于程序員在需要的時候組織這些要素,在不需要的時候釋放它們。

        當然,要說這些服務會把任何敏感的企業內部數據存儲在公有云上也是不太可能的。

        3、培訓服務

        培訓服務器一般是要在培訓開始的時候非常容易設置,然后在培訓結束時又非常容易拆卸的。而且它們有可能維護的只是人造的數據而非真實的數據。換句話說,它們天然地適合于公有云。

        從控制臺上,云的預配置工具可以在數分鐘之內便可在公有云中設置或拆卸培訓服務器。這些工具還為設置自服務選項做好了準備,各類培訓組織可以自我服務。

        4、一次性的大數據項目

        幾年前,當《紐約時報》需要將其全部存檔轉換成PDF格式的時候,該報就使用了公有云服務。利用100臺服務器,這一工作在不到24小時之內就完成了。

        因此,假如有某個大數據項目需要1萬臺服務器,需要在幾天內完成,或者在數小時內完成,那么公有云就應該是正確的選擇。任何組織都不會為了這樣一個一次性的項目而購買大量的物理服務器,即便它們可能是虛擬服務器。

        5、網站

        企業信息、產品圖片、價格信息、各種小冊子和其他偶然寫就但卻經常閱讀的網站和門戶很明顯也是天然地適合于公有云。不過公有云提供商的安全與隱私級別顯然要比遷移這些信息更重要。

        6、客戶關系管理(CRM)

        CRM軟件,如Salesforce.com是已經在云中的了,所以客戶及預期管理等工具便可在公有云中順暢地運行。通常來說,它們還未與其他內部系統(如郵件存儲,或者還有銷售與訂單管理)緊密集成,這也使得CRM系統比很多其他應用更易于遷移到公有云。

        7、項目管理、費用報告和時間管理

        和CRM一樣,這三項任務支持應用也都很適合向公有云遷移。

        但是,假如你擔心銷售和財務數據的安全和私密性,則可以將這些數據分配給私有云,而將項目管理、時間管理和費用報告應用遷移到公有云中。用這種辦法,企業的關鍵數據便可在內部生成和管理,從而形成成了混合云。這么做也可以在私有云中空閑出大量的服務器用于生產或關鍵任務應用。

        8、郵件

        大企業多年來一直在使用基于云的郵件接收服務,并依照塞班斯-奧克斯利法案或巴塞爾II監管規則存儲舊的郵件。消費者也已經使用基于云的郵件服務很多年了。所以,企業的日常郵件如何遷移入云只是個時間問題,尤其是很多企業使用微軟Exchange服務器或Office365云服務在內部管理郵件的情況。

        9、人力資源

        調查一下企業所使用的關鍵任務應用和其他應用的數量,你會吃驚地發現后者的數量十分龐大,而且多數只使用一段時間,這些應用對各種關鍵的生產應用造成了擁堵。所以應盡可能多地將這些不常用的應用遷移到公有云中去,以便釋放出私有云資源用於生產目的,而且因為公有云服務是使用才付費,所以還可減少總體成本。

        為此,招聘、人員安置、福利管理和其他人力資源應用都非常適合遷移到公有云中去。

        10、基于云的反垃圾郵件和反病毒服務

        很多組織都使用云服務來執行反垃圾郵件過濾,防病毒服務等。即便這些服務托管在組織內部,也可以很方便地遷移到組織的公有云實例中去。

        最終,CEO和CFO們會希望CIO和高級IT管理者們更多地利用公有云,因為這樣做便可以把固定成本(基礎設施)放入可變成本列(即付即用服務)中。但另一方面,對安全和隱私的擔心,怕失去內部數據控制權的擔憂,也在阻礙著企業積極地轉向公有云。

        幸運的是,通過嚴格地審查個別應用的性質,看它們是否能夠避開上述所有問題和擔憂。如果可以,那它們便可很輕松地遷移到公有云中,從而在私有云中節省出額外的資源,以便用于關鍵任務應用和需要處理敏感數據的其他系統。

      ????

      ????公有云存儲應用在這些領域獨具優勢

        通過以上資料發現,公有云在企業有著眾多的應用,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接下來我們來更全面的了解公有云的優勢。

        公有云存儲應用在這些領域獨具優勢

        面向客戶的數據。如果你的公司有大量面向客戶的數據,像商品分類,很適合將這些數據托管到云端,在云端可以按需求、按地理分布或者預分配或者根據客戶需求進行冗余復制。正所謂“讓數據與需要的人保持緊密”。

        分布式訪問數據??梢詮臄祩€地點訪問數據,尤其是是只讀數據或者是從一個中心源定期同步的數據,適用于云端。公有云在存儲上物理約束較少,你可以按照需求和預算進行分配,但是IT管理者必須考慮賬戶帶寬需求以及可能的延時問題。

        數據備份。從本地系統備份數據,如從桌面或者企業數據中心備份數據到云端托管,就是云存儲有意義的很好的例子。帶寬和存儲空間是兩個限制因素;你處理的越多,就更容易在云端來映射本地數據。從云備份中檢索數據,如果是處理兆位字節的數據是有技巧的。如果通過互聯網從云端抽取數據是不受限制的,讓云提供商給你發送一個你的數據物理副本即可。

        某種類型的數據,因為某種原因,在本地數據中心或者私有云存儲更好。下面就是一些適合本地存儲的數據的例子。

        鏡像數據副本。在一些案例中,鏡像數據副本被認為是“反向備份?!睌祿北敬鎯υ谠贫?,會被動同步到一個或者多個主機上。比如Egnyte,使用托管在VMware的設備上,用企業私有云來執行本地同步。

        敏感數據。一些組織選擇將敏感客戶數據本地化,因為安全問題或者是遵守具體的監管指南,像健康保險流通與責任法案(HIPAA)。從實踐層面,靜態和傳輸加密、更為綜合的服務水平協議(SLA)以及其他的保障措施會協助恢復企業內部敏感數據存入云端的信心。但是安全更多的是一種關于實際流程的認知,一些企業認為把敏感數據本地化更為舒心。

        同步數據。盡管越來越多的可能來確保數據的多種副本保持一致和同步,但是有時唯一的保障就是讓一個副本在本地經常使用。

        通常,企業會把一些數據放到云端,相關的數據本地化。如果他們必須讓數據同步,一個主要的考慮就是應用感知同步。如果你正在處理的數據是以文件形式存在,就不復雜了。但是復雜的數據庫,比如,必須根據應用同步的。

        直播數據庫需要同步,通過參與的應用從云端進行。在很多例子中,這些應用必須能夠將同步目標看做傳統的文件系統或者是應用需要擴展,來允許他們輕松地在云內外傳輸數據。

        大型數據庫。在一些案例中,遠程托管數據實例并不現實,或者沒有任何業務優勢。例如,你可能需要映射一個大型數據庫,但這個數據庫只是一個很多人訪問多個地點的數據庫。另一方面,云端托管“大數據”更適合這些數據需要更大范圍內進行訪問的時候,對于數據分析或者商業智能來說,無論是不是公有資源。

      ????

      ????

      ???????

      ????淺談“中國”語境下的公有云發展

        看完以上的內容,相信你對公有云的概念有了一定了解。為了加深大家的理解,我們尋找了相關專家的資料:淺談“中國”語境下的公有云發展

        一、公有云的規模

        所謂公有云,簡單地講就是以服務的方式向公眾提供計算資源。在這篇文章的范疇之內,計算資源主要指計算資源(虛擬機),但是在必要的時候會擴展到存儲資源和網絡資源。用各位從業人員背得滾瓜熟爛得術語來說,就是用戶像用水用電一樣使用計算資源,按需獲取,按量計費?;谶@樣一個定義,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公有云需要具備一定的規模才能夠達到向“公眾”提供服務的基本要求。[在這篇文章的范疇之內,托管云(Managed Cloud)被認為是公有云(Public Cloud)的一種特例。

        按照Gartner的統計數據,在2006到2014年間,全球服務器硬件市場每年的出貨量穩定在10,000,000臺上下波動。其中,亞太地區占比在1/4左右,也就是2,500,000臺。中國境內服務器出貨數量在亞太地區的占比不詳,保守地按1/5計算也有500,000臺。按照3年折舊周期估算,全國范圍內現役的計算資源至少有1,500,000臺物理服務器。作為一家服務于“中國”的產業級別的公有云服務提供商,假設其業務成熟之后擁有全國計算資源的2%,就是30,000臺物理服務器。再按1:3到1:4的虛擬化比例估算,則虛擬機的數量為100,000臺左右。公有云作為一種新型服務,其市場規模尚有相當程度的自然增長空間,因此5年之后的公有云可能達到的規模只會比這個數字大。

        根據AWS最近發布的財務數據,2015年第一季度的銷售收入達到15.6億美元。假設來自EC2以及基于EC2的其他服務對收入的貢獻占50%,按照中等配置的m3.large實例(2個vCPU核心,7.5GB內存,每小時0.14美元)來估算,相當于2,500,000個EC2實例。根據Rackspace歷年的財報進行估算,2014年Rackspace用于公有云服務的物理服務器數量大概在20,000臺到30,000臺之間,換算成虛擬機也達到了100,000臺。因此,將100,000臺虛擬機作為一個基礎目標,并非好高騖遠。

        基于這些估算,我們可以根據其規模判斷一家公有云創業企業所處的成長階段。

        概念階段,小于5,000臺虛擬機。公司的終極目標相對模糊,在私有云解決方案提供商和公有云服務提供商之間搖擺不定。在戰術層面,缺乏明確的技術路線圖,產品形態相對原始并且沒有明確的技術指標。 原型階段,小于10,000臺虛擬機。公司基本上將其終極目標定位為公有云服務提供商。由于公有云和私有云之間的巨大差異,必然要放棄私有云解決方案服務提供商的身份。在戰術層面,基本形成相對清晰的技術路線圖,基礎產品(云主機)基本定型,在宕機時間和產品性能方面均有明確的技術指標。在云主機的基礎上,提供能夠承擔中低負載的負載均衡、數據庫、緩存等周邊產品。 成長階段,小于50,000臺虛擬機?;A產品(云主機)能夠滿足高性能計算的要求,同時發展出一系列模塊化的周邊產品。普通用戶完全依靠云服務提供商所提供的不同模塊即可自主創建大規??缮炜s型應用(無需云服務提供商進行干預)。 成熟階段,小于100,000臺虛擬機。在技術方面,資源利用率開始提高,規模效應開始出現。在市場方面,客戶忠誠度開始提高,馬太效應開始出現。這標志著公司在公有云領域已經獲得了較有份量的市場份額,其產品和技術獲得了一個或者多個細分市場的廣泛認可。 產業階段,大于100,000臺虛擬機。只有進入這一階段,才能夠認為一個服務提供商已經站穩了腳跟,可以把公有云當作一個產業來做了。至于最后能夠做多大,一是看國內的大環境,二是看公司自身的發展策略。 按照這樣一個階段劃分,國內大部分公有云創業公司都還處于概念階段,最多有一家創業公司已經進入原型階段。阿里云不能夠按照創業公司來看待,但是如果只統計其ECS部分的話,可能處于成長階段的早期。我個人的估計,5年后公有云擁有的計算資源可能占全國計算資源的3%到5%。這意味著市場可以容納一大一小兩家進入產業階段的公有云服務提供商,外加兩到三家進入成長階段或者成熟階段的公有云服務提供商在一些細分市場里面深耕細作。

        這也就是為什么我一直強調云計算是一片剛剛顯現的藍?!,F在國內各家做公有云的公司殺得你死我活,看起來似乎已經是一片血海。在我看來,這些不過都是假象。如果一家公有云創業企業沒有這樣的大局觀,那么我只有一個建議:“認慫服輸,割肉止損,是為美德?!?/p>

        二、公有云的產品

        作為一個公有云服務提供商,其產品形態必然是多種多樣的。但是公有云要取得成功,就不能是私有數據中心可有可無的補充,而必須具備完全取代私有數據中心的能力。這意味著公有云要能夠滿足高性能計算的要求,普通用戶完全依靠云服務提供商所提供的各種模塊即可自主創建大規模、可伸縮型應用(無需云服務提供商進行干預)。12306的查詢部分遷移到阿里云勉強可以算是一個案例,問題在于這個遷移需要阿里云內部工程師的深度參與,因此不能算是一個好的案例。

        鑒于產品的多樣性,這里我們僅以塊存儲、負載均衡、自動伸縮為切入點談談公有云產品的特性。

        塊存儲的磁盤IO指標,在從業人士當中是一個熱門話題。相關討論大都集中在云主機磁盤應該達到什么級別的IOPS或者是吞吐量,其實這些討論所關注的點是完全錯誤的。對于公有云服務提供商來說,重要的不是云主機平均可以達到什么樣的IO指標,而是如何根據客戶的需求對整體IO能力進行分配。對于需要10個IOPS的低流量企業主頁,為其提供100個IOPS是沒有必要的。對于需要1000個IOPS的企業級應用,為其提供100個IOPS是遠遠不夠的。套用云服務“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思路,IO能力需要成為可以“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商品。對于需要大容量低性能的用戶,可以賣存儲空間;對于需要低容量高性能的用戶,可以賣IOPS。譬如說AWS提供三種不同規格的EBS卷: 傳統機械硬盤EBS卷(magnetic)不論磁盤大小平均提供100個IOPS的IO能力,GP2型SSD EBS卷每一GB保證提供3個IOPS同時又可以允許高達3000個IOPS的爆發性IO,Provisioned IOPS型SSD EBS卷保證可以達到用戶創建該EBS卷時所指定的IOPS指標。有了這樣的設計,用戶可以根據其實際需求購買所需要的磁盤空間或者是IOPS。盡管這樣的購買依然受到服務提供商整體IO能力的限制,但是至少比所有的云主機都具備類似的“平均性能指標”要好得多。顯而易見,設計這樣的產品,要求云服務提供商對計算資源具有極細顆粒度的調控能力。

        負載均衡也與此類似。對于一個正常的Web應用,其負載通??梢詣澐殖扇齻€檔次:長期平均負載,長期高峰負載,短期爆發負載。在每秒只有數百個請求的情況下,負載均衡具備每秒處理一萬個請求的能力是沒有必要的。在每秒達到數萬個請求的情況下,負載均衡只有每秒處理一萬個請求的能力是遠遠不夠的。如果用戶按負載峰值購買負載均衡,結果是資源利用率偏低;如果用戶按負載平均值購買負載均衡,結果是高峰期訪問質量降低;如果用戶按照實際負載切換負載均衡,結果是他再也不敢用公有云了。因此,負載均衡也要根據“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思路來設計,在負載降低的時候自動降級,在負載升高時自動升級。這樣一種特性,就是自動伸縮。

        將自動伸縮這個概念應用到云主機集群上,就是AWS的AutoScaling Group(ASG)。一個ASG包含一組具備相同功能的云主機,應用負載降低的時候,ASG自動殺掉多余的云主機以節省成本;應用負載升高的時候,ASG自動啟動更多的云主機以應對壓力。用戶按照系統的實際負載購買計算資源,既不存在處理能力不足的問題,也不存在浪費計算資源的問題。

        如上幾個例子,都是AWS在其發展早期就已經實現的技術,其核心思想都是“按需獲取,按量計費”。更重要的是,通過自動伸縮這樣的概念,在滿足客戶負載需求的前提下沒有讓客戶花冤枉錢。我在前段時間寫了一個題為《Building a scalable web application from ground zero》的入門小教程,基本上能夠反映一個中型Web應用對計算資源的需求特征。各位做公有云的不妨對照這個教程看看類似的需求如何在自己的平臺上實現。AWS可能不是公有云的終極模式,但它至少是一種相對先進的模式,其產品對同行來說是極具啟發意義的。一家公有云領域的創業公司,如果不了解、不熟悉AWS的產品,未免有閉門造車之嫌了。

        有些人可能會說,AWS的產品好是好,但是國內用戶并不接受。這就涉及創業公司到底是想做現在的市場還是想做未來的市場的問題。如果做現在的市場,就必須迎合市場的需求,按照客戶的要求去設計產品。如果做未來的市場,就必須從技術上進行創新,指導客戶按照你的思路去設計他的應用。最近幾年,國內市場(尤其是互聯網公司)對AWS所倡導的理念的接受程度是在穩步提高的。對比國際上幾家公有云服務提供商,目前的局勢是AWS一家獨大,剩下幾家(包括Rackspace、Windows Azure、Google Compute Engine、HP Cloud)容量的總和與AWS存在接近一個數量級的差別。究其原因,在于其他幾家出于種種原因沒有接受AWS所倡導的“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理念,只是按照傳統數據中心的思路來做公有云而已。在這個大背景下,國內創業公司在熟悉AWS產品的基礎上,模仿AWS的產品并爭取有所創新,可能是創業早期(譬如說概念階段)相對穩妥的發展道路。

        三、公有云的成長

        公有云的成長,涉及兩個問題:一是用戶增長,一是財務回報。

        在用戶增長方面,阿里云目前的方法有兩個,一個是將存量用戶(萬網的用戶,天貓的商戶)往云上遷移,另外一個是發展政府客戶。這兩種客戶,其特點都是對負載的要求不高(天貓整體的負載很高,但是大部分商家的獨立負載并不高),對“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需求并不明顯。換句話說,基本上是將公有云當作傳統的服務器托管的替代品來用。以阿里云目前的狀況來看,將這兩部分用戶做好只是時間問題。從規模上看,把這兩部分用戶做好了,阿里云應該可以從成熟階段進入產業階段。問題在于,做好這兩部分用戶只能讓阿里云擁有公有云的皮毛,并不能讓阿里云擁有公有云的本質。這種情況和Rackspace往公有云轉型過程中所遇到的問題類似。Rackspace創立于1998年,以服務器租賃起家,平均每年新增服務器數量10,000臺左右。受AWS的影響,Rackspace從2008年起開始做公有云,但是其思路一直是用虛擬機替代物理服務器,并沒有從“按需獲取,按量計費”這樣的思路去設計其公有云產品。仔細研究Rackspace從2006年到2014年間的財報數據,可以看到其收入總額和服務器數量基本上呈線性增長的趨勢。換句話說,Rackspace只是在做物理服務器的替代品,公有云部分并未對其業務產生重大影響。另外,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是在“中國”這個語境下是否真的需要類似于AWS的“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公有云?或者說,“按需獲取,按量計費”這樣的需求,在所有需求中到底占多大份量。根據個人的觀察,“按需獲取,按量計費”這樣的理念,即使是在國內互聯網行業當中也還有待進一步推廣,在其他行業中的接受程度顯然要更低。受政策影響,未來三到五年政府在計算資源采購方面全面向公有云傾斜,而這部分用戶關心的只是供應商的名字是否有“云”字,至于這個”云”字后面是啥完全不在考慮之列。我不止一次聽在政府部門做IT的同行說領導要求項目一定要用上阿里云,至于用阿里云干啥完全沒有要求。因此,每次有朋友問我阿里云值不值得去的時候我都說阿里云的前景一片光明,如果能去的話當然要去。

        按照王博士早些年的想法,阿里云還要為阿里巴巴集團提供服務。在王博士執掌阿里云的時期,阿里巴巴內部的人都覺得這是個笑話,不僅內心厭惡而且公開抵制。(關于王博士的故事,可以參考我兩年前寫的一篇短文“從王博士說起”。)現在章文嵩等人成為阿里云的主力,這個笑話便有了變成現實的可能性。至于這個可能性有多大,還得看阿里云后面兩到三年的發展。一旦阿里云具備了為阿里巴巴集團提供服務的能力,為其他互聯網企業提供服務更是不在話下。屆時,阿里云可能會成為國內公有云領域毫無疑問的老大。2012年5月我在第四屆中國云計算大會的一個演講上說“阿里云的技術也很好,但是在云計算產品的設計方面,還是比較業余的”,當時在從業人員當中引起了很大爭議。三年過去了,如果在同行內部做一個橫向比較的話,阿里云的基礎產品和某些創業公司的產品相比尚存在較大差距。這個差距并非來自技術差異而是來自認知差異。換句話說,不是因為阿里云的工程師們技術水平不行,而是因為阿里云還是沒有從公有云的角度去設計產品。

        與阿里云相比,創業公司基本上屬于“三無”狀態:沒有存量用戶、缺乏政府資源,尚未形成品牌。創業公司的用戶增長過程,一期靠創始人的人品,二期靠技術推廣,三期靠定向銷售。所以創業公司的用戶一般可以分成兩類:某細分行業用戶,其他創業公司。因此,創業公司更有可能根據自己的發展思路對其早期用戶進行教育,指導早期用戶按照自己的思路和產品路線設計應用。這些投入在公司發展早期看似無用,但當客戶的業務逐步增長而公有云并不成為其負載或者性能瓶頸的時候,他們就會成為公有云的長期客戶和成功案例。2009年Netflix全面轉向AWS時業內幾乎全是等著看笑話的,現在Netflix是運行在公有云上的最大型應用,同時也是AWS最有說服力的技術傳教士。公有云幫助客戶應對負載波動問題,使得客戶可以聚焦在其自身業務上??蛻舻某晒ψ匀欢坏貙е孪M增加,而其示范效應還會帶來更多的客戶。這樣日積月累,方能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從資源投放的角度來看,提供“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能力要求云服務提供商預留部分計算資源用來應對客戶的爆發性需求。云服務提供商只有到了一定的規模,才能夠準確地預測客戶對計算資源的需求,從而將閑置的計算資源降低到財務可以接受的比例之下。換句話說,客戶成功才有公有云的成功,規模壯大才有公有云的盈利。

        前兩天看到陳沙克近期的一篇文章“一個做了15年運帷的老兵對公有云的深度剖析”,開篇就談到2014年做公有云的幾家創業公司是否盈利。問題在于公有云市場不是一個短期市場,而是一個未來十年尚有充分增長空間的市場。目前,中國的公有云市場尚屬于發展早期,應該專注產品研發和客戶教育。一家公有云創業公司如果在概念階段就實現了盈利,這種盈利很有可能是不可持續的。在這里我想澄清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那就是“由于其電子商務業務存在大量閑置計算資源,亞馬遜想到了通過零售的方式盤活這些閑置資源,并在其基礎上研發了公有云服務”。這樣的故事聽起來雖然合理,卻是完完全全的無中生有。之所以對此進行澄清,是想說明AWS在其發展的早期同樣會遇到客戶教育、市場培養、需求預測等問題。通過接近10年的努力,AWS基本上解決了這些問題,并在國際公有云市場上取得了一家獨大的地位。由于缺乏歷史數據,我們無從得知AWS是在第幾年開始進入盈利狀態的。但是從S3業務的指數增長曲線來看,AWS不大可能在第四年(2010年)末就實現盈利。

        談到財務回報,就不能不談公有云的計費模式和定價策略。在“從微觀經濟學看云計算發展”一文中,我從微觀經濟學的角度分析了企業計算資源市場的供需關系。這些分析表明,和傳統的服務器銷售和服務器租賃業務相比,公有云改變的不僅僅是計算資源的商業模式,它改變的是計算資源市場的供需關系。對于服務器銷售和服務器租賃業務來說,客戶的需求是剛性的。這意味這客戶通常是根據其業務規劃購買計算資源,對計算資源的價格波動并不敏感。對于公有云業務來說,客戶的需求是柔性的。這意味這客戶對計算資源的價格波動相對敏感,在價格下降時趨向于增加消費。對比AWS和Rackspace,可以發現只有AWS呈現這個特性,Rackspace的云計算業務并沒有呈現這個特性。因此,我把客戶的需求到底是剛性還是柔性作為區分虛擬機租賃和“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公有云的標準。如果你的客戶的需求是剛性的,那么你只不過是在用傳統數據中心的思路在做虛擬機租賃業務;如果你的客戶的需求是柔性的,那么你就是在做“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公有云業務。從業務增長的角度來看,傳統數據中心基本上是線性增長,而“按需獲取,按量計費”的公有云業務是指數增長。

        一種經濟現象的出現,與其參與者的行為是密不可分的。換句話說,不能因為在AWS那里觀察到了柔性需求,就斷言在中國一定也會出現柔性需求。關于這一點,Rackspace和HP Cloud恐怕深有體會,因為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觀察到柔性需求。在中國,創業公司如果延用傳統數據中心的思想來做公有云,結果只能是產品同質化市場紅?;?。反之,如果圍繞“按需獲取,按量計費”這個理念去進行創新,開始的時候可能相對困難,但是只有堅持下去才有走進公有云這片藍海的可能。

        在外人看來,阿里云可以說是要錢有錢,要牛有牛,有戰略有戰術,是公眾心目中的土豪型選手,唯一的缺憾在于五行缺(對云計算有深刻理解的)產品經理。依靠阿里巴巴的品牌和萬網的銷售能力,目前阿里云在國內的規模最大。但是從互聯網行業的角度來看,阿里云的用戶體驗較差。很多人可能會認為阿里巴巴的技術很好,用阿里云應該比較放心。問題在于阿里巴巴并不等同于阿里云,就如同Google并不等同于Google Compute Engine,微軟也不等同于Windows Azure。在互聯網行業中,技術人員對青云和UCloud的認可度更高。雖然兩者都還還處于概念階段,但是從其產品和運營來看,比較符合我對公有云的理解。這兩者當中,青云看來更為激進,大有后起居上的勢頭。UnitedStack由于全面擁抱OpenStack而廣為人知,目前還在私有云解決方案提供商和公有云服務提供商這兩個角色之間搖擺不定。私有云和公有云固然都很好,但是往深了做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方向。創業公司需要聚焦,因此UnitedStack需要盡早在這兩個角色之間做一個決斷。如果決定往公有云服務提供商這個方向去做的話,建議抽空看看OpenStack外面的世界。(插播一下廣告,Rackspace和HP都在用OpenStack來做公有云,兩者都處于比較尷尬的狀態。國內用OpenStack來做公有云的創業公司不妨思考一下,用OpenStack做公有云到底還缺少什么。我個人的直覺是用OpenStack做底子不是不行,但是光有這個底子肯定不行。)

        作者簡介

        蔣清野(新浪微博:qyjohn_),農民,程序員,技術翻譯,Unix-Center.Net創始人,IEEE高級會員。1999年獲得清華大學學士學位,2000年獲得美國伊里諾大學香檳分校碩士學位。蔣清野曾服務于Eucalyptus Systems Inc、Sun Microsystems Inc、北京交通大學軟件學院、American GNC Corporation等多家單位,負責多個不同領域的研發與管理工作。蔣清野目前是悉尼大學信息技術學院的碩士研究生,研究領域包括開源社區,云計算市場與經濟,云服務的質量、可用性與可靠性評估,以及云計算服務的互操作性。

      ????

      公有云從空中到落地 企業IT不能忽視其應用

        之前的內容主要是從基本的概念或者應用來了解公有云。接下來我們來從行業的角度來分析公有云。

        公有云從空中到落地 企業IT不能忽視其應用

        對企業而言,云端運算解決方案已經處處可見,從底層的I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中層PaaS(Business Process as a Service)到頂層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都可以看到其身影。值得注意是的,公有云市場正在飛快成長,導致企業IT管理產生許多根本上的變化。根據Gartner公布的預測報告,2012年全球公有云服務市場規模將達1090億美元,較2011年的914億美元,成長達19.6%,到了2016年預估可成長達2006億美元。

        其中占據主要市場的應用為BPaaS,包括電子郵件、工資支付、廣告等在內的各種各樣業務程序,愈來愈多的業務外包,已經改由云端運算環境所提供,營收預估可達842億美元,占整體市場規模高達77%,其次是SaaS,預估金額為144億美元,緊隨其后的是IaaS的62億美元,成長45.4%。規模最小的是PaaS(Platform as a service),支出總額估計在12億美元。

        公有云

        根據Gartner的研究,目前公有云的主要市場大部分集中在北美,2012年底預估市場占比高達59%,但隨著亞太市場的快速崛起,北美市場在2015年占全球公有云服務市場比例將會下降到52%,亞太市場則會成長至3.7%。

        全球業者紛紛投入公有云服務

        受到企業規模與資金限制,許多企業采用外部大型數據中心服務來降低成本的意愿也明顯增加,對公有云的發展也有著莫大的幫助。因此,雖然真正獲利的金額還不明確,企業也還不敢放心將所有的營運放到云端之上,但可以觀察到企業已逐漸愿意先以混合云做為過渡期措施,將公有云做為備援或因應尖峰需求時使用,也讓愈來愈多的企業,積極投入公有云服務的行列。

        除Google先前一舉在臺灣、香港與新加坡三處新設三座數據中心,并預計可于今年陸續啟用外,惠普(HP)、戴爾(Dell)也已在公有云服務展開布局,其中,戴爾目前除了已有與VMware合作的Dell vCloud,另外也正在開發以OpenStack為基礎的另一朵云,并有意大舉在亞洲新設數據中心,預計今(2013)年下半年啟動。

        戴爾亞太暨日本區總經理Amit Midha表示,戴爾第一個在亞洲設立的數據中心應該會落腳在印度,另外在亞太區還有其他十多個數據中心投資計劃。但臺灣會否入選,目前還不清楚,戴爾僅表示,基本上帶寬,和關乎營運成本的水電費用等,都是數據中心選址的主要考慮。

        臺灣本地業者中,最先投入公有云市場的業者,主要是以電信業者為主,如中華電信早在2010年即已推出hicloud公有云服務

        遠東集團則與遠傳電信將共同投資開發遠東通訊園區(Tpark)以及Green IDC(Internet Data Center)機房,投資總金額新臺幣180億元,最快第2季動工。由于投資總額超過中華電信位在板橋的IDC中心,將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綠色IDC中心。

        公有云服務在中國已經落地

        至于中國市場方面,過去受限于法規及安全等方面的疑慮,公有云服務直到2012年才開始落地,尤其是在政府政策的引導下,各大城市的公有云服務紛紛涌現,包括成都、無錫、包頭等城市云的出現,將云計算從“概念時代”落地到“應用時代”。

        此外,中國大陸的主要網絡業者也紛紛推出阿里云、盛大云、百度云等一系列公有云服務,各地的數據中心也已逐步的建立起來,而微軟Windows Azure獲得入華牌照,更進一步推動中國的公有云服務市場的發展。

        Gartner指出,由于第十二個五年計劃,將公共云列為國家級的戰略技術,并在過去五年通過直接出資或者如稅收優惠等政策激勵,來鼓勵該領域的投資,約10個省級政府將建設30個大型的數據中心,每個占地超過1,000平米,以支持企業在當地提供公共云服務。

        但Gartner也指出,政府介入的公共云服務數據中心,其中大部分將不具備獲利能力,供貨商若想要持續發展,必須設法找到獲利模式或是創新的差異化服務領域,而政府在選擇支持服務供貨商時,對其服務能力,創新能力和業務模式,也會有更加嚴格的考察機制。

        安全問題是主要隱憂

        但企業在導入公有云的過程中,也勢必會遭遇一些管理問題,如關于數據安全性的風險、對于私密性和兼容性的困擾等。事實上,企業必須通過長期的考察,然后才能決定是否使用公有云服務,以保證能夠滿足企業對于安全性、兼容性和常規保護性等方面的要求。

        雖然企業可將較為敏感的應用程序,存放在私有云中,包括企業資源規劃(ERP)、供應鏈管理和用戶應用程序等,但也會因此增加成本。因此,對計劃采用公有云服務的公司而言,勢必要注重加密技術,攔截敏感數據并將其隨機存放或進行強力加密,阻斷數據的竊取,以保證敏感數據能控制在公司的手中,這樣就能直接滿足任何關于數據安全性、私密性和存放的問題。

        Gartner指出,企業CIO(信息長)及CTO(技術長)勢必要架構一個混合式的企業云端環境,而隨著公有云、私有云的形態,加上企業員工攜帶個人裝置成為趨勢,企業CIO在2013年還需要考慮企業本身的云端策略,究竟那些資料可以放到云端上頭,究竟要使用私有云還是公有云,兩者的利弊,也是令CIO決策時需要高度的智慧考慮。

        Gartner指出,未來將會有更多企業,透過自營的軟件商店提供員工移動應用程序,而因應企業軟件商店的興起,IT管理者的角色也將從集權式的規劃者,轉變成能夠提供用戶監管及經紀服務的市場管理者。

        公有云改變企業IT應用面貌

        根據IDC的預測,到2016年全球的公有云IT支出將創造1000億美元的市場規模,平均每年的增長率為26.4%,公共云端IT服務將會占五大類別IT營收的16%,這些類別涵蓋了應用程序、系統架構軟件、PaaS、服務器與基本儲存等,而且屆時這些類別的成長規模,將有41%是由云端服務所貢獻。

        相對于私有云,公有云可以讓企業在計算資源方面獲得更大的靈活性,不用自主構建數據中心,采購硬件,還不需要花費人力成本,來進行數據中心的維運。而透過公有云服務,企業可以按小時來購買計算資源,還可以幫助企業按需增加計算資源,從而滿足需求的快速增長,雖然公有云目前還在起步階段,但在可見的未來,都將是企業IT不可忽視的應用。

      ????

      專業人士解讀:為什么在中國“公有云”落地那么難?

        公有云好處多多,但是它的發展也會遇到難題。

        專業人士解讀:為什么在中國“公有云”落地那么難?

        【編者按】本文是在美國和中國的互聯網和云服務領域有近10年經驗的專業人士Lillian Shao應PingWest邀請撰寫的文章。從專業的角度解析了為什么在美國和世界很多地區已經大范圍普及、對創業者幫助甚大的“公有云”服務,在中國卻很難落地的各個維度原因。大家可以直接聯系作者本人lillianshao09@gmail.com

        經常會聽到大家詢問為什么在中國沒有可靠的公有云服務。國際上成熟的云服務比如亞馬遜AWS,微軟Azure和Rackspace等移植到中國固然是難上加難,可是,國內土生土長的阿里云和盛大云等,即使沒有政策上面的限制,也面臨很多基礎設施方面的問題。我一直堅信中國有全世界最聰明最有才華的工程師,技術上給些時間,不會有任何差距。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在中國建立“公有云”服務恐怕是世界上難度最大的。下面列出了這樣一些我觀察到的不同。

        機房基礎設施

        在美國和歐洲,機房是資本密集型的生意,就好像房地產生意,Equinix,Coresite等是比較大的幾家。機房是一種功能性的房地產,對抗震,制冷,電力等等都有不同的需求。Data center數據中心的建設和維護有嚴格的標準和認證,比如常聽到的Tier4 data center,即對不同層級和水準的機房數據中心都擁有一套嚴格的認證體系。

        此外,還有管理方面的諸多認證,比如SAS 70, ISO 27000,甚至環境保護方面的認證LEED Certification。大樓按照機房的要求建好以后歡迎租用??梢允钦麑?,可以半層,甚至幾個機柜都可以。公有云服務的提供商就按照自己的要求標準去看市場,很容易找到合適的Data Center。

        找不到也沒關系,云服務公司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標準建設機房,因為只需要買地,蓋房子,申請電就可以,大大小小的網絡運營商們會搶著把光纜拉進來的。所有機房都有meet me room,ISP(互聯網基礎設施服務商)都把光纜接進去互聯。而且考慮在風能,水電便宜,地廣人稀的地方建設機房。當地政府也會非常的歡迎。此外,國外的機房普遍比較新。IDC說機房的平均壽命是9年,Gartner則說7年的Data center已經過于老化。

        在中國,機房首先是壟斷的生意,只有少數有資源的公司才能經營。首推國有電信運營商。中國的機房可能95%以上是電信運營商建設的。上面我還沒有說到網絡,下面可以展開再說,這里我們只討論基礎設施的部分。運營商們可以硬件上建成看起來還像樣的機房,管理上基本沒有通過任何標準的認證。事實上造成一種現狀,就是中國市場上基本找不過通過管理認證的數據中心。如果實地考察這些數據中心,可以看到的安全措施都往往執行不到位。比如一層層的門不是自動關閉,有時候一直敞開,屬于不同客戶的機柜進去后可以隨意打開。還聽說過有的機房工作人員忍不住在室內抽煙。

        也許你受夠了運營商,想找像美國那樣獨立運營的數據中心,選擇真的不多,質量更良莠不齊。我看過北京東方廣場地下室的機房,機房從安全上考慮實際上根本不可以建在地下室。但這家機房有眾多世界500強客戶。我還看過首都機場附近的機房,從安全上考慮機房也根本不應該靠近機場。上個月,北京某家獨立數據中心因為斷電,導致亞馬遜和凡客等多個網站中斷數個小時的服務。但沒有辦法,即便是亞馬遜中國,也必須降低標準才能在中國找到數據中心,這種情況只能是最好的選擇了。題外話是,亞馬遜中國建立了把國內內容定期備份到亞馬遜海外的云服務AWS上的機制,所以是各個網站里最快恢復服務的。在中國,線上業務對運維的挑戰恐怕是全世界最大的。

        世紀互聯算是國內為數不多通過ISO認證的獨立運營的數據中心。但在網絡的互聯上他們也非常依賴于運營商??此木W站上說BGP(邊界網關協議)的帶寬全網400多Gbps。這個可能就是全球某個一線互聯網公司的日常流量而已。而且,它們的機柜也一直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況。中國互聯網的發展速度非???,互聯網機房基本成為稀缺資源,即使這樣那樣的問題,仍然是供不應求的。

        自建機房?這在中國目前還沒有聽說成為可能——我指的是真的像Google、 Facebook那樣從外到內的自建。只是若干年前聽說某家國內的云服務公司要在祁連山利用風能的地方的建IDC,最后沒有結果,而力薦這個項目的人也離開公司回美國了。

        可能有人說:中國那么多互聯網公司,在這樣的機房條件下不都在提供服務嗎?我們也誕生了那么多好的互聯網公司啊。問題是對于云服務提供商來說,是把服務建設在機房里提供給開發者,再面向最終用戶服務的。開發者自己的機房壞了,可以罵機房,云服務提供商的機房斷電了,自己是千夫所指,罵誰都沒有用。而且有實力做公有云服務的都是big name的公司,大家愛惜羽毛,要做都要做高標準的。

        網絡環境

        歐洲和美國的網絡是完全的互聯互通——美國FCC(聯邦通信委員會)有強制的要求。運營商們有的有內容,有的有眼球,對等地位的免費互聯,叫peering,不對等的要網間結算,叫買IP transit。但價格也是絕對合理。

        今年的行情,1Gbps左右的帶寬,自己沒有骨干網,到處和人家peering湊起來的接入商,大概1美元/Mbps。Tier 1的ISP,擁有全國骨干網的幾家,價格在3-5美元/Mbps。而擁有大量內容的客戶,比如Facebook, Google, Netflix,以及云存儲和CDN服務商們,可以得到大量免費的帶寬,只有小部分需要購買。曾經聽過一個數據是美國一家著名的CDN,70%的帶寬是免費獲得的。

        在這個基礎上,首先技術上BGP(邊界網關協議)是普遍標準,僅僅就DNS服務這種云服務和CDN都會用到的基礎服務來說,Anycast是普遍采用的技術。全網的CDN節點,只會給一個IP。無論是云服務還是CDN,除了個別非常老的服務提供商,幾乎其它各家用的都是Anycast。其次,網絡使用非常方便,我可以開1G的端口,可以開10G的端口,可以買幾百Mbps,也可以按照流量使用付費——因為網絡是自由互聯的,接少數幾家就可以得到全國的各個網絡的覆蓋,任何一個機房都有自己的meet me room。上百家的ISP,甚至世界各國的ISP都可以接進來,在這個房間里,做好互聯。

        而且機房之間和機房之內的通信也是自由的,拉光纖實現就好。所以AWS的EC2可以推出Multi AZ的概念——同一個地區,推出兩個以上獨立機房,應用架構可以平行部署在兩個機房里,但兩個機房又是光纖直連的,媲美同一個機房的內網速度。所以用戶完全可以零成本的做到多個機房的部署,不怕單一機房的故障。

        而中國的網絡環境,至少我看到的是相當差的。即使亞洲的網絡普遍存在壟斷的情況,中國的情況也是非常惡劣的。兩個主要運營商之間的互聯互通非常少,我都懶得去CNNIC上查最新的兩家之間的互聯互通的帶寬,因為事實就是禿頭上面的虱子,這點帶寬純屬擺設。主管部委的網站上公布的互聯互通的指導價格是1000元人民幣/Mbps,這可相當于是160美元/Mbps啊,這是一個讓全世界的人看來都無比震驚的數字!

        即使真正通過協商,互聯互通的價格低也實際上仍然很高,因為北京市場上的BGP價格在100美元/Mbps。在臺灣,中華電信一家獨大,政府給的網間互連指導價是5美與啊/Mbps。在香港,HKIX里只要有ISP執照,就可以免費的和HKIX交換流量,和香港的所有運營商免費互聯。

        這個導致的直接結果是中國有兩張隔離的網,。顯然運營商們建設的 機房只有自己的網絡可以接入,中國的機房沒有meet me room。因為大多數的機房只有一個運營商的網絡。少數的大客戶強勢的需要互聯互通的,運營商會硬著頭皮到另一家里高價把線接進來,當然是客戶買單。

        這種現狀給全國的線上業務帶來無盡的麻煩。幾乎全部上規模的互聯網業務都需要在兩家運營商里復制兩個以一樣的系統,然后用load balancing的技術把電信的流量給電信的機房,聯通的給聯通。這種重復的建設不知道給運營商貢獻了多少收入,以及制造了多少傳說中的GDP,但也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互聯網領域的門檻,限制了創新。中國的互聯網運維隊伍可能是全世界最龐大的。運維甚至成為很多互聯網業務的核心競爭力。因為基礎設施和網絡上太復雜了。

        想用BGP實現自動的互聯互通?BGP受到運營商的嚴格限制,不僅僅是價格。運營商們在二三線城市基本都不開BGP。北京的BGP價格高達100美元/Mbps,上海更貴。你想多買還不一定能買到。中國市場上創造性的出現了假BGP,雙線,多線等各種網絡接入方式。這種情況下,大多數的業務都只能走靜態帶寬。像Anycast這樣的技術在中國根本就無從談起。

        海外的云服務提供商即使在中國有機會做起一些服務的點,也只能在網絡調度上隔離于全球網絡之外。比如CDN,曾經接觸過多個海外CDN的公司想把CDN點布到中國,對不起,不要說管制的問題,技術上就做不到。

        光纖的互聯同樣受到嚴格的限制,以北京為例,大多數運營商經營的機房不允許光纖的接入,因為他們擔心你會把另一家的帶寬也拉進來。所以你想拉光纖在兩個機房之間非常困難,這直接導致在中國設立像AWS那樣兩個機房互為備份的概念基本不可能。目前在國內有推出“公有云”的各家也都沒有能夠成功的提供的這個功能。

        政策管制

        最后,政策方面的限制,其實我倒覺得還好。一個外國公司,可以名義上授權自己的品牌給國內的一家有業務牌照的公司來提供服務給中國的用戶,在云的領域,可以是數據中心的執照,但ICP的執照也未嘗不可,因為hosting類的服務在中國一直以來也都是成千上萬的服務提供商拿著一個ICP執照來提供的。

        而難受的是:對于在線內容的管制與“云”的精神相悖。云的價值是讓你有了好的想法可以隨時上線,鼓勵創新和試錯。但我們關于ICP備案的規定完全是本著寧可錯殺一千,不放過一個的精神。比如為了備案,網站所有者要到提供服務器托管服務的服務提供商那里去照相。

        互聯網是無疆界的,即便是在國內這個網內,一個上海的公司把內容host在北京也是完全可能的,那么你就只能想辦法到北京去照相,或者服務提供商把照相的那塊背景布寄到上海。不要說完全不理解這一套的外國服務提供商,國內的云服務提供商在一開始也在備案這塊上也是非常頭疼。

        但毫無疑問,中國是一個龐大的市場,有最優秀的工程師,有最渴望成功的互聯網領域的創業者。微軟能夠開始在中國提供業務是個非常值得關注的,以后還是會有越來越多的公司,包括國內的和國際的,嘗試在中國市場提供云服務。中國土生土長的云服務公司早已習慣了這樣的一個基礎設施環境,并不畏懼由此產生的困難,但反而容易陷入資源的陷阱,誤以為有好的機房,拿到便宜的BGP資源就不怕競爭了。

        云服務在海外從來沒有資源的限制,大家在不斷提高的都是產品和資源的運營能力,從Iaas作為基礎,整合開源的東西,加上Windows,Oracle,SAP等等,擁有覆蓋線上應用方方面面的產品組合。但面對中國市場,國外的云服務公司必須要正視在資源上的諸多限制,必須找到那些有資源的合作伙伴,在經營模式上做妥協,否則即使僥幸開始了服務,也面臨無法擴展的危險。

      ???

      公有云服務安全問題五方面

        在上面的資料中多次提到了公有云的安全問題,下面我們來詳細了解。

        公有云服務安全問題五方面

        “公有云計算足夠安全嗎,目前都有哪些安全問題,我怎樣才可以避免所有的安全問題?”事實上公有云的安全問題,沿襲了互聯網安全的基因,又帶有業務層面的個性特征。目前,主要集中在以下五個方面:

        防護問題--目前,提供云服務的廠商,往往在安全防護方面的沒有直接的管控模塊,對于可能發生的攻擊,部分采取外包的形式交給第三方來提供基礎保障,造成云端的防護功能并不完全可控。安全防護工作,并不是一個非此即彼的問題,而是一個利益與質量之間的權衡和度量問題。

        數據問題——通常情況下,數據價值越大、敏感性越強、開放程度越高,對由于公有云的開放程度較高,企業完全遷移公有云的數據價值大,業務層面的數據敏感性強,所以企業客戶對安全性和合規性的需求比較高。

        透明問題——公有云服務商往往宣稱自己的服務如何全面、技術如何先進、流程設計如何科學,但是表面上的言辭并不能解決客戶心底的顧慮。由于商業方面的原因,服務商一般會回避自身的短板,如平臺遷移、災備方式、業務連續性等。公有云業務體系的不透明,成為市場進一步發育的障礙。

        規則問題——在用戶業務、文檔、數據生成的過程中,由于行業目前還沒有細化相關責任歸屬的法律文本,只是以出售固定信息產品的形式來確定權責,基于用戶具體業務操作過程中的安全責任問題,沒有過多闡述,給服務商提供了規避的機會。鑒于此,有人建議稱,云提供商應為客戶提供某種證書,以證明他們的云已經滿足了安全保存數據的法律和規則要求。

        標準問題--在公有云的各種產品中,并沒有一個可以互聯互通的一個標準化協議,廠商之間也只是與各自的合作伙伴進行內部開發。一旦出現需求變更、數據遷移、突發事件等狀況,用戶的業務銜接必將出現斷層,引發連鎖反應。

        面對以上問題,在中國公有云市場上,提供云服務的企業們,不論是運營商主導的、互聯網巨頭打造的、部分原IDC運營商改進的,還是跨國公司由國外引入的,都一直未能得出通用的可落的安全性解決方案。值得注意的是,為提升信息技術產品的安全性和可控性。信息安全目前已上升到國家的戰略層面,作為互聯網的大腦,公有云安全方面的重要性也關乎到國家安全。

        未來我們需要有標準規范、需要有準入機制、需要有頂層推動,但所涉及的方面,不能僅是技術上的簡單融合,更重要的還有服務質量、市場規則方面的細化。不論如何,安全問題作為公有云市場必須解決的第一要務,需要首先得到關注。

        相關閱讀

        數據放在哪里更安全,是自家的數據中心還是公有云?

        聽云發布國內首份《中國公有云用戶體驗報告》

        一張圖教你看懂云計算

        云計算概念詳解:共享軟硬件資源信息

      ?

        如果你看完了上面的全部內容,相信你是一位非常有毅力的讀者,如果你還想了解云計算的相關資料,請關注云計算|數據觀

        本文為數據觀綜合互聯網公開資料,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數據觀編輯更正。

      數據觀微信二維碼

      責任編輯:陳卓陽

      分享:
      速讀區塊鏈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两个人的房间在线观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