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bnags"></menuitem>

    <ins id="bnags"><video id="bnags"></video></ins><mark id="bnags"></mark>
  • <ins id="bnags"></ins>

      <tr id="bnags"><small id="bnags"></small></tr>

    1. 首頁 觀點正文

      北京大數據交易所落成 能否解決數據交易的“命門”問題

      3月31日,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成立。

      根據此前披露的方案,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以下簡稱北數所)肩負五大功能:權威的數據信息登記平臺、受到市場廣泛認可的數據交易平臺、覆蓋全鏈條的數據運營管理服務平臺、以數據為核心的金融創新服務平臺、新技術驅動的數據金融科技平臺等。

      此前,貴州、上海、浙江等多地建設大數據交易中心或交易所,但效果并不盡如人意。數據權屬界定不清、要素流轉無序、定價機制缺失、安全保護不足等,成為數據要素交易的關鍵“命門”。

      北京此次布局大數據交易所是否能解決上述問題,打造“國內領先的數據交易基礎設施和國際重要的數據跨境流通樞紐”?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數字經濟與法律創新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許可認為,此次北數所是在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寫入中央文件后,和隱私計算技術結合的第一個交易所,也是首次探索“數據特定使用權流通”的交易所?!拔覍ζ湮磥磉€是比較樂觀的?!?/p>

      熟悉北數所的法律專家王新銳表示,其創新之處在于利用隱私計算等技術,繞開數據所有權的爭論,給數據流通交易打造“數據可用不可見,用途可控可計量”的安全環境。而北京“兩區”建設的大背景,使得北數所可以在法律與政策層面先行先試,減少企業外部交易成本,降低企業的合規風險。

      地方大數據交易所“折戟”

      北數所并非第一家大數據交易所。自2014年3月“大數據”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中國大數據元年開啟。

      依托這一背景,2014年12月31日,全國乃至全球第一家大數據交易所在貴陽成立,并于2015年4月14日正式掛牌運營。

      此后,大數據發展的頂層政策不斷推進。2015年8月,國務院出臺《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其中提出要全面推進中國大數據發展和應用,加快建設數據強國;2016年,“十三五”規劃綱要正式提出國家大數據戰略。

      也正是這兩年,各地大數據交易所和交易中心迎來了密集布局期。

      然而,2017年以后大數據交易所和交易中心的發展進入空白期,已建的交易中心、交易所發展并不如意,不少地方大數據交易所的交易額寥寥。

      2015年貴陽大數據交易所落地時,首批數據交易,賣方為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廣東省數字廣東研究院,買方為京東云平臺、中金數據系統有限公司,京東買走了騰訊的“數據產品”。

      彼時報道稱,貴陽大數據交易所預計在未來3年至5年,交易所日交易額將突破100億元,預計將誕生一個萬億元級別的交易市場。

      現在時間已滿5年,萬億元級別的交易市場是否達成?2019年數據顯示,貴陽大數據交易所在11個省或市設立分中心,累計交易額僅突破4億元。

      許可認為,貴陽等前面一類的數據交易所發展不理想,本質是因為沒有解決數據要素的核心問題?!澳菚r候大家在思想上認識到了數據的重要性,但對數據要素的理論認識、隱私計算技術自身的發展等尚未成熟?!?/p>

      北京的先發優勢

      雖然此前不少數據交易所“折戟”,但北京此次仍強勢入局。

      這其中無法忽略頂層政策的因素。2020年4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發布《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將數據與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等傳統要素并列為生產要素。

      “從我的角度來看,此次北數所是在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寫入中央文件后,和隱私計算技術結合的第一個交易所,也是首次探索‘數據特定使用權流通’的交易所?!痹S可說。

      從北京自身發展角度來看,打造“國家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和“中國(北京)自由貿易試驗區”,數字經濟是其中重要一環。

      “數據的流動、數據交易是推動數字經濟的關鍵支撐?!蓖跣落J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此外,北京具備得天獨厚的先發優勢。根據國家統計局的口徑測算,2019年北京市的數字經濟增加值超1.3萬億元,占GDP比重為38%,全國領先。以百度、字節跳動、一流科技、京東為代表的一大批人工智能企業,約占全國人工智能企業總量的28%。全面覆蓋AI芯片、深度學習框架、圖像語音識別等領域。

      天時地利人和情況下,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落成,被視為北京市落實“兩區”建設數字經濟領域的重點項目,是北京市創建“全球數字經濟標桿城市”重要內容。

      “當前,北京市正在構建多層級、安全、負責任的數據交易體系。北數所將以培育數據交易市場、釋放數據要素價值為核心,打造立足京津冀、輻射帶動全國、面向全球提供服務的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北本┦懈笔虚L殷勇在北數所成立發布會上表示。

      北數所的獨特之處

      “以往數據交易先卡在數據所有權的問題上?!蓖跣落J說。

      北數所能否解決數據交易這一關鍵問題?

      理念的轉變加持技術進步,在王新銳看來是北數所的創新點,數據交易并非以所有權為前提,掌握數據的控制權、使用權同樣可以進行交易。

      這與許可的想法不謀而合。許可認為,數據產權探索可先不給所有權下清晰定義,而聚焦在有價值的使用權流通上,因為數據在使用過程中才能產生價值。

      而隱私計算技術等技術的發展,讓數據流通變得可控,使得數據所有權的確定變得沒那么必要。王新銳解釋道,隱私計算技術的出發點就是,減少數據的收集和使用,并且在這種情況下,仍然能達到同樣的效果。

      這也塑造了北數所的交易范式:數據可用不可見,用途可控可計量。

      許可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道,“可用不可見”是隱私計算技術發展帶來的數據利用的新模式,與傳統的數據在使用環節必須是明文有較大區別。數據使用方通過密文計算,獲取數據的使用權價值,卻不能獲得數據的所有權。

      “可控可計量”則特指數據的用途和用量可控。許可表示,數據的用途控制、用量控制是防止數據濫用的重要控制方法。因為,通過“可用不可見”技術,雖然數據需求方只能得到計算結果,但是如果不控制數據用途和用量,一些特殊行為可能從計算結果中獲得原始數據。此外,在用途控制情況下,通過用量控制進行計量服務,實現數據交易的計價結算等增值服務。

      王新銳認為,這樣的范式樹立了新的數據觀?!皵祿灰姿峁┮粋€安全環境,交易時不交換原始數據,交易一方仍掌握原始數據,對方只會得到一個共同計算的結果,其間所有操作都是可追溯、被記錄的?!?/p>

      這也是在許可看來,北數所和其他交易所最本質的區別是其數據流通的本質并非數據的直接傳遞,而是把多方數據的特定使用方式,通過算力、帶寬和多方安全計算技術等進行加工,最終把計算結果給到結果需求方的過程,即流通的是數據的“特定使用權”,并且實現按使用次數定價。

      不急于盈利

      為實現這樣的交易范式,降低交易風險,北數所設立了系列規則:

      準入方面,實行實名注冊的會員制,對數據來源進行合規審核,對數據交易行為進行規范管理;

      管理方面,實行數據分級分類管理,創新免費開放、授權調用、共同建模、聯邦學習、加密計算等多種融合使用模式;

      流轉方面,探索從數據、算法定價到收益分配的涵蓋數據交易全生命周期的價格體系,形成覆蓋數據全產業鏈的數據確權框架;

      產業鏈延伸方面,培育數據來源合規審查、數據資產定價、爭議仲裁等中介機構,推動產業鏈創新發展。

      此外,還將探索建立大數據資產評估定價、交易規則、標準合約等政策體系,積極推動數據創新融通應用納入到“監管沙盒”。

      門檻準入、管理流轉、安全監管等多方面的規則設計,打造了北數所的創新模式。

      殷勇在致辭中提及北數所的定位,要對標國際先進的股票交易所、商品交易所,建設數字經濟時代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數據要素交易機構。加強數字經濟國際合作,探索建設數字貿易港,參與全球數字分工體系。

      同時他也強調,創新業務模式,保持發展定力,不急于盈利。要規范化經營,建立數據流動審計機制和一觸即發的數據安全監管能力,保護個人隱私和企業商業秘密。

      北數所會完成一眾的期待嗎?它仍面臨哪些挑戰?

      王新銳認為,目前隱私計算技術可以支撐的數據交易量還有待考察?!笆欠衲軕獙μ貏e復雜的場景,是否能支撐不同的數據源、不同數據質量的交易,可能會有新的難點?!?/p>

      許可對北數所未來持樂觀態度,他也表示,應盡快培育出一些支撐數據交易所運營的核心能力,如數據產品加工能力、數據產品交易能力、數據運營管理服務能力、數據資產金融服務能力、數據資產金融科技服務能力等。

      責任編輯:陳近梅

      分享:
      速讀區塊鏈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两个人的房间在线观看完整版